去年六月,考完cap廚師證照,之前實習的餐廳Brasserie Ouest de Bocuse

(請參考哥去了保羅爺爺Paul Bocuse開的餐廳實習)原本有意給哥工作

也因為這個機緣搬回了里昂,然而就在預定開始上班前的幾天,

人資部秘書打來說哥的簽證是學生,有工時上限,聘用哥他們有風險,

也表達無意幫哥轉工作簽於是乎這個工作就這樣掰掰了

然而接下來就開始一段里昂找工作大冒險,除了到餐飲專門的求職網丟履歷,

也到一些有興趣的餐廳官網或臉書寄信傳訊詢問工作機會,

沒多久就面試了好多餐廳其中還不乏有星星的

曾到過一間一星餐廳試做,經驗頗奇特,老闆兼主廚感覺不太管事,

事情統一由二廚包辦Chef問題都要哥直接去找二廚,

然後就看那個二廚彷彿有三頭六臂一樣忙到翻掉,工作到一半還腳抽筋,

莫名的血汗另外還有一個用打工留學簽證來的日本人,不會法文,

英文也卡卡,負責甜點跟打雜,廚房裡的氛圍說不上來的怪,

感覺老闆在壓榨那個二廚,日本人則被當機器人使喚,

員工餐吃了皮沒烤熟的千層麵,儘管服務生們人還不錯,但廚房就

而且當天老闆似乎也沒有要給哥薪水的意思

做了一個中午的service後就說晚上還有面試,

拍拍屁股閃人了,想當然爾後續不了了之。

至於其他面試的餐廳幾乎都是在談到身分與簽證問題之後就謝謝再連絡

畢竟對雇主而言,憑什麼為了一個那麼低階的廚房職缺花那麼大力氣

幫一個才剛從學校出來,不算太有經驗的非歐盟外籍人士取得工作簽證來上班?

廚房這種工作講白一點路上找誰都可以做,幹嘛這麼麻煩?

換作哥是老闆,也不會想要聘外國人。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漸漸放棄了找工作轉換身分的念頭

接著轉念一想,倒不如再繼續當學生,考另一個餐飲相關的執照似乎也不錯,

畢竟在法國當學生的成本還滿低的,又有不少補助,

因此把腦筋動到師徒制的CAP Charcuterie-Traiteur (熟食與肉品加工)執照上,

想說如果學會做法國的香腸火腿似乎以後回到亞州也滿有搞頭的

而且剛好又是里昂的特產,改了一下履歷跟動機信後,

跑到CMA (Chambre de Métier et de l'Artisanat手工藝工業局)註冊,

又繼續開始找店家投履歷,詢問有沒有在找學徒,

經過一番掃街撒網捕魚又請朋友幫忙打聽推薦之後,

還真讓哥找到了一間熟食店答應要用哥,

跟哥面試的老闆說他們以往用的學徒幾乎都是外國人,不過還沒收過亞州人,

對哥頗有興趣,然後說他來處理文件,看如何再通知哥,當下心裡還挺開心,

終於在簽證到期之前找到一個方法能夠繼續留下來學東西還有薪水領

然而,兩個禮拜之後(中間傳訊息詢問進度老闆都沒回)

老闆回訊息說他跟他合夥人討論後覺得用哥不划算

(似乎是要繳一些額外的稅金之類的),所以很不好意思請你再加油好嗎…..

儘管已經很習慣法國人來這套,但當下還是很不爽,

不要不會早點講嗎?白白浪費林北兩個禮拜乾等,

離開學也越來越緊迫(當時已八月)但還是只能重新開始繼續找,

後來聽了朋友建議直接打去當地公會問

看能不能得到一些訊息,打過去是一位感覺挺和藹的女士接的,

敘述了一下自己狀況她建議哥先打電話去學校問看看還有沒有名額

因為如果名額已滿就得等到下個年度,有的話再回播給她,她會幫忙想辦法,

聽她意見,打去里昂周邊的餐飲高職詢問,

結果果然,該年度的名額已滿,哥太晚開始找了……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這時默默地興起不如直接創業的念頭

因為其實已觀察了一段時間覺得有個台灣常見的東西在這裡應該會很受歡迎,

 

那就是紅豆餅!

 

法國人熱愛甜點已經不是新聞,然而在客人面前現做熱呼呼的甜食倒不是那麼常見

(大概只有了無新意的crêpes可麗餅以及油膩膩的churros西班牙油條)

外加冠上亞洲來的神祕新鮮感一定能屢獲他們芳心,

原本想法是先工作累積一些資本再來看看要怎樣開店,但眼看方法都行不通,

不如就盡早執行計畫,於是著手開始研究該如何在法國創業開店,

不研究還好,一研究下去發現超級複雜,光公司型態就分好幾種,

且爬文發現似乎還得請律師會計師,網路上看得霧煞煞,

聽從朋友建議去了CCI (Chambre de Commerce et d'Industrie工商業局)諮詢,

得到的答案是先要有能夠創業的商業簽證才可登記公司然後開店

因此得先向萬惡的Préfecture(移民局)遞出簽證申請,

隔天只好乖乖去移民局排隊詢問並拿資料,

櫃台小姐告訴哥文件準備好後要上網預約繳件時間,

回家上網瞄了一下可預約的時間,

天啊 !最快竟然要四個月四個月後 !!!

儘管如此身體還是很誠實地在四個月後的那天按下確認

之後在里昂又鬼混了一個多月就回台灣探親了。

這段時間表面上似乎進行了很多事情,

實際上因為找無頭路沒工作,空閒時間相當多,

四處碰壁有很大部分肇因於身分關係

不乏一些聲音叫哥倒不如找個人結婚取得身分,一切問題都好解決,

儘管屬於開玩笑性質,倒卻是最實在又有效率的方法

同時在好友開導之下,參加了很多活動,認識了不少朋ㄇㄟˋ友ㄓˇ

剛開始會害怕自己語言不夠好,不太敢主動講話,

但為了簽證,漸漸熟悉各種社交場合後,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

盡量去聊天,想到什麼就講,反正法文本來就不是母語

講不好也是正常的反倒是人家看你很努力想表達自己,都很願意聽你講,

甚至協助你完成你想表達的意思,就這樣因為想把妹的動力法文立馬大躍進,

接著加FB、留電話,約出來,不久後就找到人生的摯愛,

結婚生子,入籍法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才怪 !  

 

FB跟電話是要到不少,約一群人出來也還算好約,但要約單獨通通沒有成功過….

默默感受到亞洲男性在這塊市場上(相對於亞洲女性)不受青睞的困境,

偶爾暗自惆悵若自己長得像X武或彭X似乎就不會那麼困難,可惜哀

儘管如此,天天跑趴認識新朋友,建立了些人脈,日子挺愜意。

哥常用的App不外乎CoachsurfingMeetup以及Facebook刷附近活動,

或者去某些特定酒吧定期舉辦的語言交換,

以及使用法國本土專門揪團認識朋友的網站onvasortir.com

此外里昂當地人在天氣好的時候很愛到河邊野餐

分隔市中心的兩條河隆河(Le Rhône)與頌恩河(La Saône)河畔經常都很多人,

常常自己一群就會跟別群不認識的聊開,然後就變朋友,

而且每周還會有固定的國際野餐,來的人幾乎都是在里昂的外國人,

帶點吃的或喝的就可以去認識人,頗有意思。

混熟了以後更開始有自己App群組,每晚有人約說哪個Bar

要馬周末衝傻毀等等之類,不愁沒地方去,還滿嗨的 !

期間哥除了自己跑活動,也幾乎都會帶上當時的室友

是個有法國籍的模里西斯人,跟他是因為打羽球認識,

搬回里昂之前得知他新家有空房,得到他同意後就變成他室友了

在哥搬來之前他的生活還滿宅的,就上班、運動、打遊戲,

偶爾跟幾個哥兒們去酒吧喝一杯,哥搬去後除了幫他打掃家裡,

還洗衣服,煮飯讓他回家就有東西吃,彷彿在當他老婆一樣

(不過其實是因為白天倒也閒閒沒事),還帶他去認識妹,

幾次之後他彷彿某個開關被打開,每晚超有動力,下班就問今天去哪,

跑趴火力全開,他曾跟哥感謝說哥改變了他人生,

因為他已經很久很久沒認識那麼多女生

然而至於他把妹的方法有多爛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回台灣的兩個月裡,講了三場演講,很感謝所有花時間來聽哥喇低賽的朋友們

無論哥分享的現實面有沒有打消你們來法國的念頭,有這麼多人到現場,

哥實在受寵若驚,也頗意外看到好久不見的同學、同梯和以前朋友出現在聽眾之中,

成為沒刻意安排的親友團,超感動 !

同時也意外發現台北的法國在台協會竟然也可以申請商業簽證

只要預約馬上可以繳資料,心想既然如此為何不乾脆在台灣弄一弄就好 ?

於是著手寫了人生第二份創業計畫(第一份請參考 Joy哥講講失敗這件事兒 )

因為得用法文,著實花了哥不少心力,

當中有許多必須附上的會計資料可說是把哥搞的一個頭兩個大,.

好在有Google大神當後盾,拼拼湊湊好不容易完成了在法國賣紅豆餅的企劃

交件的時候櫃台大姊聽說哥要去法國賣紅豆餅還說 :

我覺得很有機會 !

然而沒想到簽證直到哥的飛機都要飛了還沒審核下來,

只好去領回護照就飛回法國了。

回來之後,在會計師朋友協助下把在台灣弄的企劃案做了更精美的修改

然後好久以前就在移民局網站上預約的時間終於到了,

遞件完領到一張新的récépissé(臨時簽證),資料審核期間繼續維持學生身分,

意思就是要再繼續等

由於不知道還要多久才會有消息,心想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總得找點事情做,

於是問了問以前實習餐廳的同事,結果就去他剛開的餐廳上班了

(詳請可參考孩子別傻了,到法國當廚師不是你想的那樣),兩個月後合約到期,

簽證也到期,回移民局換了一張新的récépissé,立馬接到一通電話叫哥去上班

也不知道那家餐廳是在哪看到哥履歷的,他們家二廚摔斷手急需要人臨時代班

試做以後覺得老闆跟團隊人都不錯,Chef人也很好

(是個白爛白爛的墨西哥人Institut Paul Bocuse畢業的)

更沒有前一間餐廳的種族歧視狀況

結果就一路做到七月底二廚手康復能夠工作哥才離開。

老實說這段工作經歷似乎讓哥看清了現實產業業態

先不論工資、工時,不斷的浪費、丟棄食物食材得不到完整有效利用

與理想狀態相去甚遠,名廚、大師在媒體上塑造的美妙畫面和完美理念

在實際運作上根本窒礙難行,愛物惜物人人會講,但做到有多難 ?

尤其在工資和工時都受限的狀況下,

誰願意多花時間去處理耗時費工的手續只為那【珍惜】兩個字 ?

餐飲業如何對待食物,走一趟餐廳廚房,實況令人心寒

很多東西該怎麼做大家都知道,但在整體考量下,

被犧牲的往往是經過計算後金錢成本最低的

進貨進一堆,丟棄也一堆,反正對商人而言有賺錢就好,誰管你環保?

尤其又是在這麼一個相對富裕衣食無虞的社會,

永續只是議題,無法成為課題花錢就可解決的事情都是簡單的。

哥無法看到食材被丟掉不心痛,眼見垃圾袋裡完好剩食不哀傷,

只能把頭撇開,遵從上級指示,聽命執行,彷彿劊子手在處決犯人,就只是個工作,

而差別在於處決的對象沒有犯錯,只是裁決的人沒有時間,決定將它犧牲

至於原本的紅豆餅計畫,在做了些實地探訪與市場調查後,

發現開店成本好高好高且流程又臭又長,熱情慢慢消退,逐漸胎死腹中,

儘管已在不久前接獲移民局通知說審核通過,拿到新的臨時簽證,可以開始創業,

 

但等了那麼久,等到都冷掉啦 !!!!

 

 

 

下一步該怎麼走...就請繼續看下去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講joy哥講究

講JOY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en Chance
  • 發漏JOY哥一陣子也看了很多哥的文章
    覺得如此有經歷的文章可以讓很多後進少走冤枉路阿~

    因為我也想在法國學廚藝可能的話在那邊工作
    但我首先是要先去學法文,語言溝通才是王道阿!!
    之後再找廚藝學校上課
    我知道代誌絕對不是我想的這麼簡單
    但不做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所以我打算先把法文學好再來計劃下一步
  • 如果決定就趕快來,學語言不能等,而且需要環境,等你踏上這塊土地,挑戰即將開始,絕對跟想像的不一樣

    講JOY哥 於 2017/08/17 17:44 回覆

  • 訪客
  • 期待JOY哥未來的發展
  • 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講JOY哥 於 2017/08/19 22:08 回覆

  • WANDAR
  • 加油 哥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