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去年底開始原本想靠教做菜在法國生存,但搞了好一陣子沒啥起色,

在經歷了半年平均收入不到一百歐元的淒慘狀態,銀行戶頭所剩無幾的時候,

哥靠著之前餐廳那個搞笑又白爛墨西哥Chef介紹下,重新滾回專業廚房,

到里昂皇家酒店(Hotel Le Royal)裡面,

由廚藝學校Institut Paul Bocuse開設的餐廳L’Institut Restaurant 上班。

還記得面試時Chef連履歷都沒看就直接問哥什麼時候可以上工,

接著廚房打工仔人生就又再次開啟了。

這是哥廚師生涯第一次待Gastronomie (fine dining)等級的餐廳,

剛開始還覺得滿輕鬆的,畢竟分工分的細,自己是新來的人生地不熟,

還在摸索階段,凡事都有人罩,分配到的工作都不算繁重,

就覺得工時長了點其他還好,薪水給的又不錯,

本來以為可以這樣爽爽過爽領錢就好,然而皮沒繃緊的狀態下,

腥風血雨、水深火熱沒多久就發生了⋯⋯⋯

哥負責區域前菜冷盤(garde-manger)的一個男領班(chef de partie),

經常心情不好,脾氣很差,剛來的時候人還挺和善,很多事情都說他來就好,

沒讓哥練習的機會,哥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後過不久他就叫哥做這做那,不會做問他就被幹,不是用他的做法也幹,

說哥都來這麼久了什麼都不會,

哭邀他對哥這個死亞洲老根本不像對其他妹那樣溫柔仔細又風趣地解釋所有細節,

凡事都馬草草交代過而已,是要怎麼學得會啦靠,

一副因為哥的關係把他搞瘋,亂摔東西,甩門,揍冰箱,跟個神經病一樣,

偶爾還用種族歧視的言語訐譙,講的好像哥根本對這份工作不在意,

弄得林北上班超緊張,卡稱整個夾緊緊,怕沒事又惹怒他,

做啥事永遠都在催哥快點快點,彷彿哥動作慢得跟什麼一樣,超靠北,

每天早上上班就神經緊繃,想的都是要避免做哪件事又不合他意,

結果造成自己就是常做那幾樣重複的工作,不熟的就不敢碰⋯⋯⋯

漸漸地哥開始發現他不爽,心情不好只是間歇性的,愛靠北哥只是他的一個出口,

因為他用法語連珠講的那些543哥不一定都聽的懂,任由他罵哥也不會回嘴,

老子認真做事哪有空屌他講那些阿薩布魯,通常哥只聽懂一半,

有時還會去問其他同事說他剛剛訐譙哥的是什麼意思,順便學法文。

他其實有七成時間人還不錯,像個白爛屁孩,

尤其有新妹子女廚師或是正妹女實習生在的話,他都挺搞笑,

這時哥就可喘口氣,順便揶揄他。

摸透底細以後,哥在他不爽時就知道如何應對,

總之就是忽視,做自己該做的事,不去屌他,後來倒也相安無事,

還曾被他說過跟哥一起工作感覺很好,廢話有人讓你幹又不反彈感覺當然好!

至於那些不會做的事嘛,就直接去問別人偷偷自己抄筆記。

但有次實在受不了下班後跑去跟Chef抒發自己的感受,

講到差點悲從中來(好在男兒有淚不輕彈),

哥主要想表達是不是自己工作做得很糟,讓他有這麼賭爛哥,

氣到這種程度針對哥一直幹,既然哥這麼爛,似乎也不需要哥這個人手,

那乾脆哥就不要來上班了阿,這種精神摧殘長期累積下來感覺真的很差,

馬的以前法文不好聽不懂就算了,因為現在大部分都聽得懂了感覺又更糟,

然後他就被Chef約談去了,接著.....他突然開始很常鼓勵哥,還會說謝謝、幹的好,

哭邀頓時覺得心裡毛毛的,對了這傢伙是博古斯廚藝學校出來的。

此外這區還有另個女領班,相當年輕,原本在里昂一個一星餐廳上班,

她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必取

人機歪就算了,還超愛碎念,任何小事都可以念!

哥一開始以為他是熱心,事情都願意教願意指導,後來發現根本超煩

每件小事都要求東要求西,稍不合她意就開始不爽,

態度變很差,接著開始譙,嫌哥做這不行做那不行,

然後她自己做也不見得多怎麼樣,常被Chef酸。

哥上班第三天出餐時間都還聽不太懂單子在念傻毀,

搞不懂狀況動作慢半拍就被她從service開始修理到service結束,

差點忍不住就要嗆回去,是在欺負新來的就對了!

但那天下班還是孬孬的只有故意忽視她唯獨不跟她打招呼就閃人了這樣而已。

她對哥基本就像管家婆一樣什麼細節都管,什麼都不滿意,嫌棄東嫌棄西,

一副不耐煩樣子從頭到尾碎碎念,看到哥就一臉大便

然後哥對她依然還是(裝得)畢恭畢敬,反正為了這份薪水......

她對哥機歪的態度誇張到有好幾次Chef當場把她喊過去叫她不要對哥這樣,

甚至還有一次被她狂幹狂酸了整天,一堆同事都跑來拍拍哥的肩膀,

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哥,然後嘆了口氣,此時無聲勝有聲。

那天下班在男子更衣室裡大家都在討論她對哥的態度,為哥抱屈

但哥告訴這些弟兄們,這不就是一對夫妻走到尾聲,結褵多年,

同甘苦共患難之後,妻子對丈夫的態度嗎?

這是真愛啊!

語畢,更衣室內爆出一震狂笑!!!!

祕魯同事還教哥"我的愛人"用西半牙文怎麼講,要哥隔天被罵的時候就回這句…..

然而偶爾天氣也是有放晴的時候,某天她突然變溫柔,還對著哥微笑,

用和善的語氣說老娘今天不會生氣,會親切和藹的待人處事,

當下立馬感到毛骨悚然,事有蹊蹺,

工作中不小心觸犯了她平常會不爽的地雷(其實她地雷太多,不觸犯也難),

結果她竟然沒生氣,哥還趁機開玩笑說你這樣哥好不習慣,

她竟然回了一抹嫣然的笑容,那天她沒訐譙哥,哥反而更戰戰兢兢,冷汗直流,

隔天她果真就又變回原本蕭查某的樣子了…..

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為她的關係,哥不會對那麼多小細節開始注意,

工具的擺放方式、洗手台的些微殘留、套在塑膠瓶外的防油紙巾該怎麼折、

工作臺有沒有保持非常整潔、切丁的大小有沒有都一致…

儘管打從心裡肚爛她,但身體還是一點一滴被他調教成一個會重視細節的機器,

對了,這個必取也是從博古斯學校畢業的。

當然同事裡面也不是通通都GY人,大部分人都不錯,

互相幫忙互相尊重,沒事練蕭威屁些沒營養的幹話,

Chef人也很好,從沒看他生氣,

就講話口音有點重語速又快,剛開始幾乎聽不懂他在公傻毀,

而有趣的是這裡實習生相當多,且來自世界各國,

畢竟這間餐廳開設的宗旨就是讓學校學生來實習,

之前正好碰上一波短期課程計畫,學生來自博古斯學院世界各國結盟的餐飲院校,

美國、加拿大、瑞典、希臘、新加坡、菲律賓、韓國、日本、哥倫比亞…等等,

還有台灣的高餐,

那陣子近兩個月的時間,餐廳每周換一組實習生,

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沒有人會法文(除了一個曾在法國餐廳工作過略懂一點的希臘人),

所以哥就順理成章地變成同事的翻譯機,法翻英、英翻法、法翻中,

同時得要兼顧自己工作又要教旁邊實習生,簡直頭抱著在燒,

尤其是當遇到那種很雷的實習生,整個就崩潰。

實習生這種生物是很看緣分的,有緣遇到那種有心學習,
 
認真向上,手腳俐落,又有溝通能力的,實在是非常罕見,
 
尤其又只有短短一個禮拜,要能夠在這種高壓強度的環境下立馬上手,著實不容易,
 
有不少都在來的第二天第三天後就放棄,人間蒸發掉了。
 
不得不說,台灣高雄餐旅學院出來的學生都有品質保證,
 
工作表現都得到整個團隊一致的肯定,其中哥第一個遇到從高餐來的實習生,
 
也是哥這幾年在法國廚房混第一個遇到的台灣人,非常非常….厲害的不可思議,
 
哥只是大致跟他講了一下東西要怎麼做,咻的一下立馬完成,
 
而且比哥示範地還好,簡直接近完美,
 
原來他是RAW出來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後來還有來兩個學校正規班一年級實習生,其中一個也是台灣人,
 
另一個是法國妞,還頗正,
 
基本上有正妹願意來廚房上班已經就對整個癡漢團隊注入強心劑,
 
她做得怎樣已經不是重點,
 
而這位台灣實習生好死不死就是兩年前曾經透過哥的部落格詢問法國資訊,
 
還曾經電話連絡過,最後因為一句話: 你有沒有LP?
 
結果他真的很有LP的跑來,世界真小科科。
 
他因為在另一間餐廳實習被那個Chef壓榨,學校強制他換餐廳,所以跑來這,
 
他的表現就像哥當初剛進法國餐飲界一樣,充滿熱情與求知慾,態度非常積極,
 
不像哥這種老屁股純粹來打工領錢混飯吃等下班,動作迅速確實,
 
唯獨法文還不夠好,偶有溝通不順暢而已,
 
來的第一天同事都以為他三年級,因為實力真得很夠。
 
總之台灣人真的超強,要不是法文那麼難,
 
這些高檔餐廳搞不好早就被呆灣郎攻佔了。
 
 
後來哥換去熱菜區跟著祕魯領班還有二廚一起工作,氣氛完全不一樣
 
除了比較熱絡,也有組織多了,任務明確,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
 
也不會莫名其妙有人亂發脾氣,儘管有好幾次也是被二廚釘到牆上去,
 
但他生氣、靠北哥完全都有原因,哥也知道為何,
 
不用像之前那樣去煩惱和猜測那兩個GY同事在不爽傻毀,
 
尤其祕魯領班人超好,完全沒有脾氣,哥跟他工作起來整個就是既放鬆又有效率,
 
此外之前介紹哥來這裡工作的那個好朋友墨西哥Chef也跑回這裡上班,
 
我們又開始屁話家常,彷彿回到之前一起在那家小餐廳奮鬥的日子
 
然而沒多久之後哥就離開了,
 
因為開學後來一批正規班實習生,一待就是三個月,
 
所以不再需要哥去紓解他們人手不足的問題….
 
 
這段再次為廚房貢獻人生的日子儘管出發點是為了解決自己經濟上的困境,
 
有幸來到這麼高端的地方上班,跟著一堆不是之前待過哪個星星餐廳,
 
要馬就是世界前五十大,資歷講出來都嚇死人的同事一起工作,
 
見識到相當不一樣的態度及運作方式,在這裡"還不錯"是不被接受的,
 
必須達到非常好,甚至要求趨近完美,
 
有了這樣的歷練除了在個人履歷上多了漂亮一筆,
 
不得不承認在技能方面淺移默化之中也提升一個檔次,
 
當然荷包也不再那麼緊縮,賺到些許積蓄,
 
不下數次在腦海裡閃過同個念頭,
 
林北不是那間號稱歐洲最好廚藝學校Institut Paul Bocuse畢業,
 
也沒待過什麼顯赫厲害多少星星的米其林餐廳,
 
照樣不是在這裡上班了,而且還領到不少錢,
 
感恩感恩,平安喜樂,可喜可賀。
 
 
離開之後一種既厭世又疲倦的勞累感再次湧上心頭
 
如同過去每做完一間餐廳,無論是好是壞,都會有種:
 
X!再也不想當廚師了!!
 
彷彿當年退伍令拿到那一刻對部隊充滿著恨意那種再也不要回來的辛酸,
 
精神、身體累積的各種疲憊,極度想要休息,
 
所以只好開啟耍廢模式,暫時奮力享受人生吃吃喝喝睡到自然醒去囉~

全站熱搜

講JOY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